喝茶退休老闲鱼

咸鱼休息所//摸鱼堆积处//墙头超多✨

画了演剧部!!!老师们都画的好好看啊😭😭😭

九祸:

偶像梦幻祭合志《Shining》一宣


在大家的努力下,合志基本完工!基本信息和试阅请见宣图。

Staff表在下一次宣传给出(因为目前有部分未定)

一套五本,可以单本购买

预售期一个月


12月直参上海CP23,具体摊位之后公布

CP现场有色纸无料掉落


转发抽一位送一套本子+周边+无料,预售结束后抽,转发过100再抽两位送月卡,梦之咲转校生限定x

色纸和周边仍在工事中,会在下次宣传中放出

【CPP地址】《Shining》:http://www.allcpp.cn/allcpp/djs/detailPage.do?doujinshiid=155229 

《Valkyrie》:http://www.allcpp.cn/allcpp/djs/detailPage.do?doujinshiid=149887 

《Undead》:http://www.allcpp.cn/allcpp/djs/detailPage.do?doujinshiid=149884 

《Knights》:http://www.allcpp.cn/allcpp/djs/detailPage.do?doujinshiid=149886 

《红月》:http://www.allcpp.cn/allcpp/djs/detailPage.do?doujinshiid=155233 



感谢各位参本老师和读者的支持!(●・◡・●)ノ♥

🎋七夕啦 摸摸鹅子和女朋友

(其实没画完😭

🔝

lofter终于有置顶了感动天地

🔸这里🍊橘子/阿酒/...可以随便喊!

是个一脚横跨几十个坑的老年闲鱼涂鸦选手

🔸番 游戏 小说 剧 ...什么坑都跳一跳 在几十个墙头快乐蹦迪中👍

搞了个提问箱!不定时会上去瞅瞅 欢迎唠嗑呀🙈

📮https://peing.net/zh-CN/oranoooo



是小樱本的稿子!

太喜欢这套衣服了!

是超棒的栗毛本儿!!!!

弑言于信🐳🍉:

《Days》
朔间凛月x衣更真绪合同志
主题:节日\纪念日
预售日:3月16日~4月16日(余刊于427放送)
页数:80p
内含彩插12张,黑白短漫两篇,小说5篇。
价格:45元
特典:插图明信片若干

Staff
主催:言葬萤
封面:腥货
插图:腥货 葱新做人 ora 残 满足 reko 阿空 阿芷 路离 晓 习
漫画: 腥货 Rhizome
文手:言葬萤 小鱼儿 夏倾 卤面 柯一

【购买戳我】

不参与任何场贩,印刷数量根据预售数量决定,有余刊则会通贩,类似问题不再予以回复!

🎂🎂🎂

今年迟到了呜呜呜不是合格毛p

🍫开始猛吹我呜@口乌口乌 

🍫巧克力真好次!!!(膨胀

大家快去关注这个写文超好看做东西超好吃的美少女然后去催更吧(不是

【凛绪】Something About Today(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乐!!!!!!热情拥抱我的好呜!!!!!

口乌口乌:

@喝茶退休老咸鱼 我来还债啦!!!以及对一个欠债欠一年的人千万别客气不然我真的能把这笔债欠到明年!会不会变成坑看你怎么催债希望你能够因此反省一下咕咕咕的罪过:D


-是忘却侦探掟上今日子的设定,栗子在某一天突然出现了记忆缺陷,每天都会忘记前一天发生的一切,每一天早上都要看自己身上的备忘录来开始新的一天的生活


——————————————————————————


 


 


醒来的时候,凛月其实不想起床,但是在从被子里钻出来之后,已经没了睡意,于是还是乖乖起床。


刚抬起手想揉揉眼睛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腕上写着字。把袖子卷起来之后,他看见那些属于自己的字迹一直延伸到上臂。他低下头,看见脚腕上也有字迹。他干脆把裤子脱掉,看上去分明是自己写的字一路写到大腿上。撩起上衣的衣摆,肚子上也写着字。在镜子前面检查了一遍自己身上还有没有别的字之后,他安心地脱下睡衣,去了浴室。


朔间凛月新的一天又开始了,虽然他的一天和别人的有点不一样。


 


收到发来的照片的时候,他打了一个呵欠,但还是赶紧把照片打印了出来。


他有点困,但是他不能午睡,虽然一直以来睡觉都是他最喜欢的一件事。他出门之前打开冰箱,拿出了一罐碳酸饮料,打开拉环的时候,听见那啪的清脆的一声他还是很开心。


咕咚咕咚喝下碳酸饮料之后,他走到楼下,看着自己手机里存着的自行车的照片,然后从那一堆自行车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自行车。他还看了好一会,原来自己的自行车看上去这么普通的吗,还有点脏,明天擦一下吧。刚想直接骑走,但是又马上想起来很重要的事情。他卷起裤腿,用记号笔在小腿上写下:


“明天擦一下自行车”


他再确认了一遍委托内容上写的位置,才安心地骑着自行车走。


今天收到的委托,是很小很普通的委托。有一位老奶奶的猫咪走丢了,是一只年纪很大的猫咪,是一只很漂亮的白色的猫咪。他还看了看自己以前解决的事件的笔记,似乎还是接过不少这样无足轻重又颇为无聊的工作。猫咪是在昨天早上就不见了的,名字叫诗织,昨天还在家里,早上就突然不见了。老奶奶的家离这里不是很远,骑自行车十来分钟就能到。所幸今天是个阴天,不然他肯定不愿意骑车出门的,太阳可是他的大敌。


走出前面的那个红绿灯之后的路他不大记得,赶紧拿出手机看了看导航。他对于自己住的公寓的附近并不大熟悉,因为才搬进去不久,本身又不是喜欢出门的人,不认得路也不奇怪。


不过实际上他已经在那里住了有大半年了。


老奶奶住的地方很少车流,是个很安静的地方。如果不是为了生活方便,他也想要住在这样的地方。他按了按门铃,是先听见老奶奶喊的“来了来了”的声音的,过了一会老奶奶才给他打开门。


“初次见面,我是……”


老奶奶突然笑了,打断了他的话。


“嗯,进来吧,凛月君,”老奶奶给他拿出了一双拖鞋,“我家里有碳酸饮料和小饼干哦。”


 


打开面前那一罐凉凉的水蜜桃口味的汽水的时候,老奶奶终于开口了。


“给你看的那一张照片,其实是去年拍的照片了,诗织现在的样子有一点点变了,毛要稀疏一点,比你上一次来找她的时候还要显得老一些。上一次诗织走丢我也是拜托你去找,没想到你那么快就找到了……”


“那个,其实,”凛月犹豫了一下,还是打断了老奶奶的话,“我不记得以前接受的委托了。我的记忆只有一天,每一天都会忘掉前一天的一切,只能记住今天发生的事情,您说的那一次委托,我已经不记得了,十分抱歉……”


“我知道,”老奶奶笑着,把装着自己烤的小曲奇的盘子推到他面前,绘着桃花的典雅的盘子上却装着西式的小饼干,“你上一次也是这样告诉我的。”


原来知道啊。凛月拿起一块小饼干,“那事不宜迟,请告诉我诗织是怎么丢的?”


“昨天晚上还在家的,但是今天早上就不见了。”老奶奶指了指墙角放着猫粮的碗和另一边的猫砂,“猫砂是昨天下午换的,猫粮是昨天晚上给的,但是看上去只吃了一两口,然后今天早上就不见它了,在家里角角落落都找遍了,但是就是找不到,邻居也问了,也没有人见过。”


凛月刚想放下饼干,想了想还是把饼干放进了嘴里。曲奇饼还是挺好吃的,他突然有点想来一杯红茶,如果不是现在接受了委托,他是很想那这些饼干和一杯红茶来一顿美好的下午茶的。


他拿起碗,稍稍闻了闻猫粮的味道。


“诗织最近吃的都是这一种猫粮吗?”


“嗯,它很挑食,我从来没有给它换过,都是这一种。”


他放下碗,然后看了看诗织的照片,诗织的背上能明显地看见脊椎的形状。


“奶奶,你养了诗织多久了?”


“多久了?”老奶奶搓了搓手,“这个……从我女儿嫁出去的那一年算起,已经十九年了。”


“十九年了啊……”凛月站起身,看了一眼打开着的落地窗,“这个窗子一直都开着吗?”


“嗯,现在天气不冷,都是开着的。”


他从落地窗里走出来,看见院子里有着一列的灌木丛,看上去也才修剪过不久。他走过去看了一眼,灌木丛里头除了落叶之外也没有什么东西。围墙也很高,看上去并不是一只年老的猫咪能够轻易爬上去的。奶奶家是传统的庭院,屋子的地板下边是有架空的一层的。他走到草地上,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然后趴到地上,把灯光打进去。


然后他很快就把灯给熄了,抬起头,看见老奶奶正看着他。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用有点小的声音说:


“找到了。”


 


从老奶奶家里走出来之后,他刚刚骑上车没骑几步,突然又刹住了,停下车,折回去门口那里,对着已经关上的房门弯了弯腰。


明明是被拜托去解决猫咪的失踪事件的,结果现在变成了自己受人关照一样。他重新骑上自行车,慢悠悠地在亮起的一个个路灯之间穿行。


一个人是由他失去的东西组成的。


他咀嚼着刚才老奶奶说的话,感觉这句话自己明白了,却又好像哪里还没读懂。找到死去的诗织的时候,老奶奶也没有很难过,只是用诗织很喜欢的毛毯把它包起来。老奶奶和他谈了很多,虽说是谈,但基本上都是老奶奶在说,他只是在听而已。


他问老奶奶有没有难过的时候,老奶奶说了那句话。他虽然并不懂那是一种怎样的心情,但是他想,十九年了,就算是对着一只杯子也会有感情的,怎么会不难过呢。


她说,有些东西没了就是没了,没有东西可以替代,为它伤心也无济于事。女儿出嫁的时候,把这只猫给了母亲,不过是为了父母以后不要寂寞。只是有了猫,寂寞还是要寂寞的。为这些东西难过其实没有什么意义,像平常吃饭睡觉一样去接受或许会更好。


失去是人生变得完整的一种方式。


路口依旧亮着红灯,他听见远处的火车轰隆轰隆的声音。他一只脚踏在地上,把左手从把手上松开,捏起拳头,然后又放下。他突然还是想早上没有来得及去想的事情,比如自己为什么会变成每天睡觉之后都会忘记这一天的一切的奇怪的体质,比如从自己开始忘记当天的事情之后到现在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十分清楚自己记忆中的“昨天”是怎样的。


那是2月13日,那一天他很普通地出去处理了一个事件,下午就回了公寓,晚饭和真绪一起吃了一个小小的寿喜锅。然后他难得地跟真绪一起洗碗,虽然洗到一半之后就做不下去把剩下的碗都交回给真绪,再然后,真绪就回家了,他还难得地送真绪到了楼下。


只是他还悄悄地在房间里准备了一盒巧克力,虽然理所当然地不是他自己做的,只是偷懒在手工巧克力店里买回来的礼盒,但是里面的每一颗都是真绪喜欢的味道。那盒巧克力当然已经不在他的房间里了,但是它去了哪里?13日之后的记忆,完全没有了,那盒巧克力的去向,当然也不知道。


信号灯闪了,栏杆也慢慢地抬起。他握紧了自行车的把手,深吸一口气,然后快速地跨过了那段铁路。


 


到了楼下的时候,他看见自己屋里的灯正亮着。他还在想明明自己还没有回去,怎么会亮着灯?停好自行车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应该是真绪在。


打开门的时候,真绪刚好把饭菜端到桌上,伸手要去解围裙的结。看见他回来,真绪转过身,“你回来啦,晚饭做好了哦。”


他那句“我回来了”还在嘴边还没说出口,看见真绪冲着自己笑得开心,他一时失语,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觉得开心。


“……嗯,我回来了。”他关上门,匆匆地脱下了鞋子,“今天吃什么?”


真绪一边继续往背后伸手,一边答着他,“今晚是荞麦面,你昨天说了想吃来着。我有备份钥匙,是你之前给我的,如果你想要回去我现在就还给你……哎呀,怎么……”


他走到真绪背后,把背后的围裙的系带给解开。真绪笑得很轻,稍稍扭过头跟他说谢谢的时候,气息打在他的脖子上,他的心跳被这股无名风吹得一上一下。


至于真绪为什么会在这里,他还是心里有底的。虽然现在他才见到真绪,但是早上醒来之后,摆在桌上的尚还温热的早餐旁边有真绪写着的字条。在他的记忆出现问题之后,真绪每天都会来给他做早饭和晚饭,备份钥匙应该也是早早地就给了真绪,作为照顾自己的保障。


不过看真绪的样子,就知道他们依旧还是竹马和竹马之间的关系。他坐在椅子上,踢着脚,乖乖地等着真绪把碗筷端到他面前。


“我开动了——”


默契地说出对晚饭例行的问候之后,他夹起一团荞麦面,蘸上一点酱汁。他看了一眼酱汁上映着的黑漆漆的自己的脸,忍不住笑了一下。


“怎么了?”


“没什么。”他嗅了嗅蘸上酱汁的荞麦面,“就是闻起来觉得很好吃。”


“没关系,就算不好吃,明天你就会忘记它有多难吃了。”


“那我就记下来有多难吃。”


“啊,真是狡猾,你就不能假装一下是我第一次做荞麦面就这么好吃吗?”


真绪小声地抱怨,他低下头,这回没有笑出声。


哪里是闻起来好吃,刚才他还没闻到荞麦面的味道呢,只不过是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幸福。他吃一口面,倒真的挺好吃。


 


他悄悄拿起真绪放在沙发上的漫画,真绪到现在还是没有戒掉漫画,每一期出来的时候都会买。


“要看就好好坐起来看,不要躺着看嘛,沙发是用来坐的,待会在沙发上睡着我可不管你哦?”


他撅了撅嘴,不过还是乖乖地坐起来。对不对得起沙发是一回事,但是这样躺在沙发上倒是真的容易困,要是睡着了就糟糕了。


一睡着了,马上就就会把今天的所有事情给忘掉。


“今天是什么委托啊?”


“是找猫咪。”


“找到了吗?”


他想了想,“嗯,找到了。”


“那就好。要是猫咪走丢了,主人一定会很难过的吧。不要嫌这些委托无聊,帮别人找回重要的宠物可是很有意义的哦。”


真绪絮絮叨叨地叮嘱他,不过就算真绪不说,他今天也还是很明白这种工作是很有意义的。不过今天这个委托,是找到了好呢,还是没找到的好呢?如果找不到,或许老奶奶就能以为诗织只是跑到了外面去了吧?


他合上了漫画,把漫画放回原位。


“今天委托的奶奶说,人是由失去的东西组成的。”


真绪抬起头,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是这样吗?”


“不知道。”他伸了个懒腰,但是这样拉伸一下之后反而好像精神了一点,大概越是到晚上自己就越有精神。“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就是个不完整的人了吧?我每天都要不记得自己这一天失去了什么得到了什么……”


话刚说完,厨房那边就砰的一声。


“抱歉,”真绪低着头,“盘子碰到水池了……”


他赶紧凑过去,“没事吧?”


“啊,好像被碰破了边……”真绪转着手上刚刚洗干净的盘子,“盘子没破,不过以后用的时候要小心一点。”


“你的手,”他赶紧伸手抓住了真绪的手腕,“破了就破了嘛,别老是去摸那里,要是割破了怎么办。”


“……嗯,我会小心的。”


真绪的声音低低的,像掺着沙子一样,硌得他难受。他看着真绪小心翼翼地把盘子放到架子上,刚刚洗好的碗碟还滴着水,在厨房的灯光下闪闪发光。


“まーくん。”


他小声地喊,真绪刚把手从擦手布上挪开,“怎么了?”


“2月14号那天,发生了什么?”


他的双手扒在厨房的吧台上,看着好像有点不知所措的真绪。


“我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到了路口的时候,零的电话突然而至。


“啊,学长,晚上好。”


“晚上好,还在凛月那里吗?”


“我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


他看一眼这边的街道,有一个路灯闪啊闪的,似乎是快要坏掉了。


“这样啊。今天凛月……还好吗?”


“今天他接了委托,有好好地在工作,吃晚饭的时候也很有胃口。”


“抱歉呢,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还要你这样每天照顾他。谢谢你,一直以来都在照顾他。”


“该说抱歉的是我……凛月现在这个样子,也是因为我才……”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然后叹了一口气。


“那不能怪你,你别想太多了。遇到了什么麻烦尽管和吾辈开口,凛月现在还是遇到了设么事情都不乐意和吾辈说。”


“嗯,我会的。”


“那路上小心。”


快要到路口的时候,铁轨前的信号灯跳成了红色,栏杆也马上降下来。他看着对面愁眉苦脸的人,听着火车的呜隆呜隆的响声逐渐靠近,忍不住咀嚼着凛月说的话。


人是由失去的东西组成的。


自从那一天起,凛月就连记住自己失去了什么得到了什么都不记得了。每一天每一天,都是如此。他不敢想凛月每天醒来发现今天并非自己理解的今天的时候会有多害怕,也不敢想凛月每天发现不仅失去了过去还要失去正在进行的这一天的时候会有多难过。一定很害怕,很难过吧?


失去了的那么多天,他要怎样做才能弥补呢?


 


“嘿咻——”


他一屁股坐在镜子前面,拿出记号笔,脱掉了身上的睡衣。


首先是一觉醒来一定会看到的手臂:


“我每天都会忘记前一天发生的一切”


“一睡觉就会忘掉”


然后是另一条手臂:


“现在是个侦探”


“早上起来之后要看看邮箱有没有委托”


然后是肚子:


“外面会有真绪上班前做的早餐”


他看着自己的大腿,提起笔的时候认真地想了想:


“就算明天会忘掉也要好好地度过这一天”


盖上笔帽之后,他安心地穿回自己的睡衣。只是刚要关灯的时候,他又赶紧跑回镜子前面,把裤腿卷得高高的。


“绝对不要说让まーくん难过和困扰的话”


他还想再写一句什么,但是想了想,还是盖上笔帽,等腿上记号笔的字迹干掉之后,把裤腿放下。


对真绪的喜欢,就算不写在身上,自己也绝对不会忘记的。


 


-TBC-



🌺 新年快乐!🌺

迟到了一个世纪的新年贺图...!

今年画了自家孩子,印了明信片!互fo的朋友不嫌弃可以来敲我地址w!


因为印的不多想要的朋友可以跑去微博抽奖!(虽然觉得不会有....(蹲

昨天竟然忘记了!!
迟到的圣诞快乐w

这边忘了发!!
是企划里的儿子和儿子的可爱女朋友👿(扭动)

很久很久之前魔救企划摸的别家的可爱孩子!!

这边也发一下用来填充一下假装自己有画画!

还挺喜欢这段时间的画风!努力变回去……

· 又是企划!

· 大声赞美水知同学及其母亲!!

· 是企划!

· 是超短打!

🔸是早乙女企划!
🔹生了个可爱的傻儿子!
🔸招募友人中!!!热烈欢迎互动哇!!!!

踩着凹凸活动的末班车!

想看小姐姐穿旗袍于是自己动手磨磨蹭蹭终于画完了(躺)
(跑偏了很多还掺杂了很多自我喜好()
总之,为小姐姐打call!!

(沉思)回家翻了黑历史,感觉以前的画风更顺眼……
………………不行我要变回去……

这边也扔一扔!扔了就跑!

💐这个好像没在这边发过……

堆点图,放假到开学摸的es小鱼干🐙

定期一诈👍

之前对于喝茶(x)那期的怨念……自嗨式创妹女装改💙

迟到的新年快乐( ´▽` )ノ❤❤❤
(lof年更(x

唔噗噗 ✨Happy Halloween✨💥

昨天中午才知道是万圣节,匆匆忙忙狂草了一张👿

⭐奥运的时候在微博上发了,这边也来发一下
🌟运动渣渣所以bug很多(你
⭐单纯的因为被奥运会帅到了并想看小哥哥们帅一把于是就自己动手了:-D

💙💖💙💖

最近沉迷小哥哥们,扔一波摸鱼🐥

还有一只清光我已经没有耐心画了🌚

© 喝茶退休老闲鱼 | Powered by LOFTER